?

抗疫敏感期“专家发声”尤需慎言

作者:许朝军 阅读量:7317 发布时间:2020-02-11 12:00:58

  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针对新冠病毒可通过气溶胶传播的说法,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处研究员冯录召表示,气溶胶传播途径尚待进一步明确,目前尚没有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新京报》2月10日) 

  这个回应实有所指。2月8日,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曾群表示:“卫生防疫专家告诉我们,目前可以确定的新冠肺炎传播途径主要为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这一说法引发公众广泛关注。同时,“气溶胶传播”说法一公布,立即在民众中引发了不小的震动和担忧。这次“尚待明确”和“没有证据证明”的回应,无疑让不少公众为此长吁了一口气。实事求是而言,在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是主要传播途径的情形下,防疫形势同样严峻,而且在特殊情况下比如密闭空间和近距离接触以及空气不流通等条件下,也可能会发生气溶胶传播。但关键是,这些说法与个别专家言辞确凿地说气溶胶传播病毒是有根本区别的。 

  自疫情发生以来,随着抗疫形势的日益严峻和防疫防控措施的不断升级,社会各界和科研专家都把心思用到了如何更科学更有效地阻击病毒传播上,中间也确实出现了智者见智的好建议、好主张甚至是值得肯定的科研攻关成效,但在这中间,同样也出现了一些让人侧目的“专家高论”。除了“气溶胶传播”说法之外,近段时间的“病毒存在有限人传人”、“双黄连有效抑制病毒”、“新冠肺炎就是SARS”等等,实在是让人眼花缭乱而且无一不引发社会强烈震荡,衍生了诸如错失防疫良机、双黄连抢购一空等畸形。同时,一些科研专家不是如国家提出的“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而是面对疫情先接二连三在所谓的顶尖学术刊物平台上发专业论文,遑顾防疫防控的现实需求,这些专家的声音,怎么听起来不入耳,好像是伪科学、好像在沽名钓誉呢? 

  在重大疫情面前,防疫防控是公众最关心、最关注也最敏感的内容。而在对防疫防控的各种声音中,科研专家的声音因为代表科技发声,更让人侧耳。但在防疫防控的敏感期,专家的声音必须是客观公正、求真求实、精准无误的声音,而不该是人云亦云、胡诌一通的“雷言雷语”,更不能是危言耸听和偏离科研底线的胡言乱语。否则,专家的声音说着容易,收回来难,说得越快对公众情绪心理刺激和社会稳定秩序冲击破坏的负效应也就越快越大。特别是一些未经专业科研论证的论断,除了怂恿人们非理性购买药物或者器材用品之外,了无科技价值和防疫防控意义,有些甚至是为虎作伥,给防疫防控形势添乱和雪上加霜。 

  越是抗疫敏感时期,肩负着重要科技攻关、科研助力和公众科学引导责任的专家,更应慎言慎语,谨慎发声。一方面,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实事求是,是每个科技科研工作者必须遵循的行为底线和职业道德以及社会责任,特殊的身份和科学代言的公众形象,容不得胡言乱语,学术底线和科技伦理道德更容不得“雷言雷语”;另一方面,出于防疫防控工作推进秩序、稳定公众心理和抗疫期间社会秩序,树立决胜“战疫”的信心决心,也不允许专家自行其是、忘乎所以随意发声,进而影响抗疫秩序和决胜“战疫”社会基础的牢固。更关键的是,在防疫敏感期间如果专家言语不慎,信口开河,导致社会公众行为出现混乱,导致市场出现动荡,轻则违反学术伦理道德和职业道德,重则陷入制谣传谣违反法纪,一些信口开河的行为如果导致“教唆对象导致不堪后果”还涉嫌犯罪。 

  抗疫敏感时期,专家要谨慎发声,这就要求所有的科研专家、学者必须立足抗疫实际,严格遵循实事求是的科技工作精神,坚持客观公正、理论联系实际的科研态度和作风,恪守学术和科技研究的伦理底线,本着对党和国家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大众负责、对科学负责、对自己负责、对良心负责的态度,实事求是,谨慎言行,并发挥专业特长,为防疫防控作出积极贡献。 

  抗疫敏感时期,专家要谨慎发声,这还需要我们的媒体舆论界主动配合。在这个敏感期,我们要把所有力量都汇集到决胜“战疫”的战斗中去,绝不能偏离主线、追求哗众取宠而对科技专家和科研工作者的言行进行“窥斑”式解读,更不能对专家的言论断章取义,不能拿着放大镜去对专家“追星式”和“娱乐化”围追堵截,不当“变声筒”、“扩音器”和“错译专家”,给防疫防控创造和谐的决战氛围,为决胜“战疫”营造积极健康的舆论环境,不为“专家发声闹剧”推波助澜,这也是媒体舆论界的责任担当和凝心聚力抗大疫的责任所在。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
微信扫一扫加入本网粉丝群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