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事能坏了2020年前景?

作者:安纳托尔·凯勒茨基 阅读量:6731 发布时间:2020-02-09 15:06:12

由于10年来的经济预测一直保持不变,因此传统的1月份经济预测游戏几乎不值得参与。2020年,相比金融危机以来的任何一年,全球经济都更有可能持续增长,利率将继续保持在最低水平,同时股市也将继续攀升。

因此,与其预测最有可能的境况(这种境况已经十分明显),还不如想想可能改变这种良性现状的不太可能发生的状况。我认为,可能造成2020年经济和金融麻烦的共有10种风险因素。这不是什么预测:持续全球扩张比上述挫折的任何组合可能性更大。而且它们也不是意外,因为按照定义,意外是不可预测的。相反,他们属于“已知的未知”,按照我的观点,下文风险排序从最低到最高。

最微不足道的是,许多经济学家每年都在预测的风险:由美国或中国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经济衰退不可避免,但2020年衰退的几率比此前10年中的任何一年都要低。尽管美中贸易战打击了全球的投资和制造业,但两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已经增加了住房、服务和公共开支。今年,世界经济将继续受益于去年美国降息和中国为支持约6%的经济增长所付出的努力。如果没有新的强势冲击因素,2020年爆发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极低。

同样,利率升高的危险也可以忽略不计。许多投资者和企业家担心,今天的低利率环境很快就会结束,至少美国的情况将是如此。今年通胀和长期利率很有可能有所上升,但央行几乎没有可能收紧货币政策。美联储将会领导这一进程,而它不会在选举年提高利率。

在欧洲,英国脱欧不仅没有引发欧洲怀疑论的流行,反而像接种疫苗一样防止了许多国家进行这方面的努力。就连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的民粹主义领袖,面对英国脱欧的现实似乎也望而却步,而今年后脱欧贸易协定的谈判,将强化欧洲人对脱欧进程的消极情绪。但政治总是充满动荡,尤其是在意大利,因此由政治因素引发欧元危机的风险,虽仍然很低但却不可忽视。

尽管2019年引发最大关注的是美中贸易战,但世界经济最薄弱的环节其实是欧洲。最近,欧洲的经济表现已经趋于稳定,而政策也已得到了显著改善,因为在欧洲央行重启量化宽松的同时,政治情绪也转向反对财政紧缩的努力。但德国经济依然面临生存危机,而欧洲政客的愚蠢行为几乎从未间断,一直在经济需要财政支持时削减财政赤字。因此就像去年一样,2020年最大的宏观经济风险仍然是欧洲衰退。

之后就是重大能源中断的威胁。自从美国暗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后,金融市场一直担心油价飙升和战争升级。过去50年来,每一次全球衰退都伴随着油价翻番,尽管并非每一次油价翻番都伴随着经济衰退。要想同比翻番,油价必须飙升至110美元以上。这种可能性虽然不大,但如果美伊战争终止波斯湾航运也不是不可能,因此,石油引发经济衰退的风险中等。

另外一种中等风险是强化保护主义。美中贸易战困扰市场已经有一段时间,坏消息已经被市场消化,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表明今年不会进一步升级,但仍会留下若干贸易风险,尤其是对欧洲。欧洲有可能在英国脱欧谈判中陷入崩溃,或者被迫面对特朗普将保护主义本能,从中国的电子产品转向德国汽车。

但特朗普今年可能忙于与伊朗对峙以及11月大选,腾不出手来发动美欧贸易战争。与此同时,英欧贸易关系将在12月31日前保持不变。因此,相比2018及2019年,全球保护主义强化的风险更小。

此外,今年还存在两种中度增长风险。一是美国企业负债率已经远超前金融危机时代,飙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但这并不出人意料,因为利率从未在这么长的时间内维持这么低的水平。虽然杠杆泡沫可能在未来某个时点成为一种风险,但在利率显著攀升前,泡沫没有理由破灭,甚至都没有理由收缩。这也解释了为什么2020年企业杠杆似乎只是一种中等威胁。

最后一种中等危险是汽车行业崩溃。去年全球汽车销量暴跌,对德国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德国是迄今为止最大的汽车和汽车制造机械出口国。德国生产目前已经低于2009年经济衰退时的低谷,而行业经济衰退不仅仅是一个周期问题。

一场由环境关切、社会变革以及能源和技术转型所带来的完美风暴,意味着汽车和工程行业,不仅在德国,而且在美国、西欧和日本,都可能正在经历一场长期衰退,其影响深远程度堪比20世纪80年代的去工业化进程。但去年需求严重骤减可能带来暂时性的复苏,而这解释了为什么汽车及工程行业今年不应如此麻烦重重。

相比之下,科技行业面临政治性风险,而且风险很高。大型科技企业无法再确定能获得决策者的尊重。面簿、苹果、亚马逊和谷歌曾一度被视为创新力量和进步代理,现在,却被视为操纵政策和剥削消费者的无情垄断者。这些企业一直是美国经济和股市的主要推动力,而以监管、特别税收或分拆等形式出现的,对其商业模式的严重政治挑战,可能导致2000年至2002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过程重演。清算有可能在今年开始。

所有风险中最大的风险源于美国总统大选。全球市场一致认为特朗普将获胜,导致市场可能面临两大潜在冲击。获胜的特朗普可能在第二任期内变得更加保护主义、好战和不可预测。而如果其对手是伯尼·桑德斯或伊利莎白·沃伦,那么美国经济的四大行业——医疗、金融、科技和能源,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破坏性威胁。

鉴于特朗普注定会发表恐吓投资者的言论,而某些民调将在竞选的某个时刻显示取得胜利的可能是民主党,美国政治几乎肯定会在11月3日以前偶尔触发一轮恐慌。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
微信扫一扫加入本网粉丝群
广东快乐十分